Title
位置:首页 > 动态直播 > 详情

灵魂拷问:老师手中的戒尺,该举起还是放下?

阅读次数:295 发布日期:2019-07-16

私塾时代,教书先生手中除了课本以外,案上总会放着一把让学生胆寒的“戒尺”,是私塾先生对学生施行体罚所用的木板。“戒”,警戒,惩戒;“尺”,尺度,标尺,标准。这些是人在成长过程中所必需的,没有规矩,难成方圆。

鲁迅先生在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一文中描写他的老师时提到:“他有一条戒尺,但是不常用,也有罚跪的规则,但也不常用。

自1905年废除科举考试后,戒尺便正式的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

近年来,关于教师该不该重新拾起手中戒尺的讨论经常闪现。

观点无非两种

一种持赞成态度,认为可以树立师者的威严,另一种则持反对态度,认为戒尺成了体罚学生的“凶器”,恢复戒尺制度将导致历史和文明的倒退。

一个极具思考的提问:“你觉得是教师需要戒尺,还是教育需要戒尺?”

毫无疑问,教育需要戒尺,而不是教师需要戒尺!此戒尺非彼戒尺,而是赋予教育者对学生的惩戒权。


惩戒=体罚?

错!惩戒学生是一种文明的教化,以不损害学生身心健康为前提,以制止和消除学生的不当行为,帮助学生改正错误为目的,以惩罚为主要特征的一种教育方式;

而体罚是一种野蛮的教化,是以恶制恶,会给学生造成身体和心理的伤害,有损人格尊严,甚至会影响学生的健康成长,是反教育的。

惩戒权的丧失,导致师生关系扭曲,校园欺凌得不到有效制止,学生打老师现象时有发生……每每看到关于“老师打学生”的新闻,总不过是“警方介入”“教育部门通报” “老师向家长道歉””,然后为了平息舆论学校对涉事教师 “一辞了事”…

时代仿佛变了,面对违规学生,教师不敢管、不能管、不想管。失去惩戒权的教师面对学生,只授知识不敢教做人了。微信图片_20190717183500

究竟是什么弱化了教师惩戒权?现在的教师为何不敢举“戒尺”、不想扬“教鞭”?


01

独生子女家庭教育缺乏正常引导

现在独生子女家庭普遍,尤其是80后、90后中一批独生子女已成为父母,他们在原生家庭中形成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意识,在新生家庭孩子身上得到延续,认为孩子不能受到一丝伤害。结果导致孩子受挫折能力差,有时候老师语气重点,一些孩子就受不了,更不要说其他的惩戒了。微信图片_20190717183508


02

法律无明确界定,惩戒尺度难把握

在现有法律,有关教师惩戒权的描述十分零散、不够清晰,教师惩戒权并没有作为一个法律概念被明确地提出。同时,也没有明确惩戒的细则,从而对教师的惩戒行为加以限制。”在此种情况下,教师认为“必要而且恰当的惩戒”,很可能就会被家长和学生视为“体罚”,从而导致师生矛盾甚至家校矛盾的产生。


03

社会、家长、学校多方共识难达成

现在,不管是家庭还是社会媒体,常常戴着有色眼镜看学校,动辄对学校、对教师加以指责,学校、教师在此大环境下小心翼翼。没人愿意管问题学生,也没人敢管问题学生,学校也是无能为力,也帮不了教师,在问题学生面前,学校和老师的力量是不堪一击的,只能束手无策。7c94cfd269774ba79c9a2e9e603d97cd


万物皆有度,无则废弛,过犹不及。

作为教师,在教育学生这件事上也要把握好尺度。既不可不闻不问,不打不骂,任其自由发展,也不可拿着戒尺当“利器”,随意体罚,任意妄为。如何度量,既是艺术,也是技术。

为什么要重提戒尺呢?并不是要提倡体罚学生,而是为了让学生有敬畏之心,为的是更好的教育好学生。让教师带着这把“戒尺”走进课堂,也让学生的心中高悬一把“戒尺”。让丢失许久的师道尊严真正回到我们的课堂。

The end

微信图片_20190717183518

Title